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资讯 > 行业资讯

钟奋强:“做碎纸机的全球第一”

时间: 2024-01-21 来源:行业资讯

  曾几何时,作为办公室日常使用产品,国内大件办公用品或者设备如复印机、传真机、打印机、碎纸机等,大多数都是由国外品牌或者技术把持。但近几年来,以科密为代表的本土碎纸机品牌实现了崛起。近几年来,科密产品的国内市场占有率从1999年的10%到2002年的50%直到现在的75%。

  与此同时,“我国的碎纸机技术水平已达到甚至超过了欧美,实现了对全球碎纸机行业的全面超越。”全国复印机机械标准化技术委员会秘书长刘慧玲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内邮发代号2-977)。

  1993年,在广州市经委做了两年公务员的钟奋强下海了,他选择了一个冷门的行业——碎纸机,并且从为碎纸机企业做电机开始切入这个看起来不起眼的行业。他的理由是:“当时一台碎纸机最便宜的要卖到七八千元,欧美品牌甚至卖到上万元,肯定能养活人。”钟奋强说。

  那时,国内的碎纸机品牌除了一家国家安全部门下属的国营企业外,基本都是国外的产品,而且十分笨重——整机的重量大都在几百斤。

  电机的大小决定了碎纸机的大小,很快,掌握了技术的钟奋强领着两三个人开始自立门户,并陆续生产出了“自己理解的”仿制产品,“每台机器不再是庞然大物,而是浓缩到十来斤了。”

  由于当时全球的碎纸机技术都不成熟,技术上的含金量并不高。与国外的碎纸机一样,他们的仿制产品经常遇到卡纸、堵塞甚至不能工作等问题,“但是我们的价格实惠公道啊,一台只有2000多元,很打动人的。”钟奋强说。

  更关键的是他们和国外的产品拼起了服务——一年之内出问题包换,保修。“那时国外的产品也经常出问题,但是基本没办法修,比如德国的产品,换个零件都要从德国运进来,成本过高不说,经常就报废了。”钟奋强告诉《中国经济周刊》,“这给了我们极大的生存空间,慢慢地,大家都接受我们了。”

  第一年,他们卖出去了1000多台碎纸机,并且“几乎赚了钱就马上投入到新产品的生产了。”

  其实,并不是钟奋强一个人看到了碎纸机有限市场的广阔前景,甚至在几年前,国内还有二三十个品牌的碎纸机在进行市场逐鹿,价格战频发,竞争曾经异常惨烈。但是现在,市场上几乎只剩下了科密和三木两个品牌。

  据介绍,科密目前已拥有100多项专利和自主知识产权,“我们有多项自主知识专利已经在全世界内注册。”钟奋强介绍说。

  能够成为领先者,最根本原因是要有自己的核心技术。科密集团副总经理谢进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他们生产的第一代碎纸机还只能称其为工业机器,甚至制作也相当粗糙。

  “经过5年的自主研发,科密的第二代碎纸机在碎纸之外已能粉碎光盘、卡片、大头针、回形针等多介质了。外观和功能都有了很大的变化。”

  “新推出的第三代碎纸机更是在材料、环保、节能和安全上下了很大功夫。外材料能回收,节能30%以上。行业首创了安全触停系统,100%保护、避免碎纸意外伤人。单张连续碎纸时间也由原来的15分钟到达了2小时之后。”谢进凯告诉《中国经济周刊》(国内邮发代号2-977)。

  “科密还拥有全球行业领先的噪音控制管理系统,噪音始终低于45分贝,在办公的地方里几乎听不到声音,被全球的同行公认为静音技术世界第一。”钟奋强表示。

  据悉,十年前还是科密主要竞争对手的一家很大的台湾碎纸机企业,因为十年来产品毫无变化,已经在2006年7月份宣布破产。“十几年下来,他倒闭的时候已经很小,而我们已长大,彼此已经不是对手了。”钟奋强说。

  目前,科密集团慢慢的变成了国内碎纸机最大最专业的OEM出口基地,“日本的8家碎纸机公司就有7家由科密做贴牌生产,市场的占有率在50%以上。”钟奋强说,这50%的市场占有率里,还有五分之一是科密自己的品牌,“因为一些日本的公司觉得用科密的牌子更能打开市场。”

  如今,科密平均年产出口量可达30万台,产品远销欧美、日本、韩国、印尼等50多个区域,利润率在10%左右。技术的领先和行业的垄断地位也使得科密碎纸机的价格每年都有5%的提升。目前,这个当初只有9个人的单纯组装型工厂,慢慢的变成了拥有4000余名员工、四个加工厂、完全实现碎纸机自主研发和生产、拥有多项国家和国际专利的集团化企业。

  文化用品产业被称为未来最具发展的潜在能力的行业之一。我国文化用品产业以200亿美元的保有量高居世界前列,并以每年超过15%的速度增长。据国家统计局有关的资料显示,中国已变成全球碎纸机第一生产国,目前国内碎纸机市场从始至终保持着较为快速的增长。

  然而,这样的增长其实是集中在大型碎纸机领域,主要的花钱的那群人也还是国家机关,银行以及大中型企业。而在国外,碎纸机的主要花钱的那群人还包括家庭和小型公司,仅美国市场SOHO(small office home office)领域碎纸机的年销售数量就超过3000万台。日本也达到了200万台左右。“碎纸机的销量已基本与打印机对等。”钟奋强说。

  “国内利用个人资料经济犯罪的升级,使保密成为每个家庭的需要。碎纸机有望成为家庭的必须品。”钟奋强还介绍到,我国无纸化办公口号提出以来,纸浆的需求量却反而在以每年20%的速度在增长,目前纸浆的需求量已经是90年代的10倍左右,打印机也每年增加500万台,并且迅速进入家庭,这些都让他们看到了碎纸机广阔的家用市场前景。

  1988年以前,美国的碎纸机市场一直是德国的产品占统治地位,“且价格非常高,一台要6000美元左右。”钟奋强介绍说,1988年,美国的FELLOW公司以超出市场预想的69.99美元进军碎纸机市场,从此让美国市场产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碎纸机也很快进入了家庭。

  “如果我的家用碎纸机只卖125元,是不是对你有诱惑力呢?”钟奋强表示,科密集团已经启动了和国美、苏宁等大卖场的合作计划,“家用市场这块不用经销商,以把价格最大幅度地优惠给家庭使用者。”

  目前,正在测试阶段的科密家用碎纸机已经融合了“文具”的概念,在配色、外形和工艺处理上优势越来越明显。并且产品技术指标和性能均高于国际同类产品。

  “以我们的市场规模来看,只要我提前启动了家用碎纸机市场,并且推动起来,那今后这一个市场就是我的了。”钟奋强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