杭州天才少女闪电杀入硅谷

时间: 2024-01-04 来源:乐鱼体育在线地址

  股票市场里,从来不缺各种不胫而走的消息和概念。最近,就有一只股票——信雅达——突然两天连涨,引发市场关注。

  11月30日,信雅达的股票大涨,当天截至收盘时报价11.04元/股,上涨9.96%。

  在各大股票投资论坛里,有不少投资的人对信雅达的上涨感到疑惑,引起了众多讨论。

  据介绍,信雅达是一家为银行客户提供IT咨询、规划、建设、营运、产品创新以及市场营销等一揽子解决方案服务的公司。

  然而,这次,此公司受关注的来源并非其相关业务内容,而是和信雅达董事长郭华强的二女儿——郭文景——相关的新闻。

  被外界称之为“天才科技少女”“斯坦福AI Lab博士生”“美女学霸”的郭文景,在美国创办了一家AI公司Pika。

  这是一家成立仅半年,只有4个人的“学霸团队”公司,目前估值已经超2亿美元(约14亿人民币),不仅如此,它的身后还站着大半个硅谷圈大佬,其AI视频生成工具已经火爆外国市场。

  股票涨停的前一天,11月29日,Pika的首个AI应用1.0版本正式上线出圈的视频里,马斯克成功“上天”。

  这段演示视频里,用户只需要在平台输入“马斯克穿着太空服,3D动画”,一个穿着太空服的马斯克动画形象马上生成,他的身后就是逼真的火箭上升画面。

  值得一提的是,此公司的创始人郭文景(Demi Guo),正是信雅达公司实控人郭华强的女儿。

  11月30日晚间,信雅达公告称:公司关注到有关报道,“为避免有关信息对广大投资者造成误导,现予以澄清说明。Pika开发团队创始人之一郭文景系公司实际控制人郭华强先生女儿。除上述关系,公司与Pika无其他关系。截至目前,郭文景未在公司担任任何职务,公司未投资Pika,也未与Pika有任何业务往来”。

  在《浙商最独特的创业经商思维》这本书籍里,简单地提及了其创业故事。他原本是浙江省工商银行科技处的一名软件科长,创业生涯里,一本书启发了他辞职下海,凭借攒着和朋友一起凑来的5万块,郭华强开始了创业的步伐。

  没想到,20多年后,郭华强的家族里诞生了比他更“传奇”的故事,就是他的女儿。

  郭文景毕业于当地的传统名校“杭州二中”,其后在哈佛大学和斯坦福大学分别完成学业。

  更值得关注的是,郭文景的创业项目备受硅谷的青睐。目前,Pika已经连续实现三轮融资,金额达到5500万美元。

  Pika官网的资料显示,其用户数量超越了59万人,该平台上每周会产生数百万个视频。

  Lightspeed的合伙人Michael Mignano对郭文景团队的工作效率非常赞赏:“对于初创公司来说,速度就是最大的武器和优势,而这个团队,无疑是我见过最快的。”

  要知道,AI领域里每家科技公司都在虎视眈眈,巨头们都纷纷收购、推出有关产品,抢滩难度最高的“文生视频”产品。

  她中学阶段在杭州二中就读,很早就表现出在编程领域的兴趣。在这里,她参加了全国的信息学奥赛,并且前往美国参加比赛,获得了北美编程邀请赛第二名。

  除此以外,她还参加了不少奥赛和数学夏令营,均取得了很好的成绩。此后,她还创下了记录,成为第一个被哈佛大学本科录取的杭州二中学生。

  高中毕业后,郭文景来到哈佛大学,在这里获得数学学士学位和计算机科学硕士学位后,继续攻读斯坦福大学计算机博士学位,专攻NLP(自然语言处理)和图形学。

  郭文景在大二间隔年间,成为Meta AI Research的全职员工,Meta是全球最大的社交网络公司,但在人工智能技术竞赛中也处于行业领头羊,轮转Meta和微软、谷歌等公司的工作实习经历,让她具备了工程和科研的能力。

  “我们对Pika的愿景是让每一个人都能成为自己故事的导演,即使不专业也没关系,最重要的是热诚。”

  目前,Pika是只有4名全职员工的创始公司,计划在明年成为拥有20人的团队,招聘更多工程师和研究人员。

  而高中阶段,是郭文景最重要的经历之一。因为此阶段她不仅收获了众多比赛奖牌,还拥有了一群同样厉害的同学,并成为了她日后创业的人脉。

  媒体发现,Karli Chen中文名是陈思禹,是郭文景在二中的同班同学,曾获得全国信息学竞赛、全国物理竞赛双金牌,还是第一届北大图灵班的成员之一。

  不管怎样,Pika1.0版本的出现,在国外引起了很大的反响,郭文景作为其中最受关注的焦点,其事迹迅速得到传播,这个“天才少女”正要挑战AI产业里最高难度的赛道。

  郭文景所涉足的领域,正是目前全球范围内最火爆的AI浪潮,每一个入局者都希望拔得头筹。

  比如,AI能生成文字,以ChatGPT为代表的应用率先突破了这一领域,其中的原理是利用足够多的训练资料和计算资源,准确回答使用者提出的问题并生成文字,并最好能够降低语言偏见的影响。

  其次,AI还能生成图片,其中的佼佼者是Midjourney。通过机器学习技术,只要你投给它参考图,或者关键字,工具就能带来更准确、可以灵活改变的图片。

  这两个领域的加快速度进行发展,让很多人享受到了AI浪潮带来的改变。而其中入局者的竞争也日渐热烈。

  文生视频的难度最大,原因主要在于其底层原理最为复杂,要处理每秒约30帧的图像成本,每个视频片段有数百数千帧,计算成本高昂。

  而且,视频的连续性和合理性体现着模型的架构能力和理解能力,举例来说,当你输入“一只麻雀在扫地”这类非常规的文字指令时,模型能否理解指令的内容,并根据已有资料做搭配组合,是一道技术难题。

  视频领域,Runway算是目前最为出圈的老大。这家2018年成立于纽约的初创公司,其第一代作品Gen-1还只能从现有视频生成新视频,第二代Gen-2已经能从输入文本生成视频,并且用户都能够控制其动态强度,众多细节调整的功力已经奠定了Runway的技术地位。

  郭文景创业念头的来源,最初就是觉得Runway“不好用”,如今Pika也成为了Runway的竞品。

  在其1.0的演示视频里,用户只要在Pika里选定区域、输入文字,就能修改视频的细节,比如给人物换墨镜、换衣服这些操作,直接降低了普通人制作视频、电影的门槛,带来的改变可以说是颠覆性的。

  不过,Pika还有不小的缺陷。B站上,有人对比了它和Runway两个工具的视频生成效果。同样的一个指令,Pika的呈现时间还是很短,只有3秒,但Runway能做到16秒,其在镜头轨迹运动、速度调整方面也更胜于前者。要超越老大Runway,Pika还是处在小试牛刀的阶段。

  况且,随着产品引爆,用户量剧增,算力能否跟上也是考验郭文景和其他创始人的问题。目前,Pika租用了几百个GPU,Pika 1.0正是基于这些GPU构建的。

  Pika团队称,正在努力改进算法,并且打算开发新算法来过滤掉可能引发版权诉讼的内容。

  文生视频的短板还是产品的可控性本身,制作Demo容易,但要保证视频生成质量的稳定不易。在起飞阶段,郭文景已经获得了巨大的关注,至于能否平稳飞行、平稳落地,还要看她有多大的能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