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曙新闻网

时间: 2024-01-30 来源:木材剥皮机

产品详情

  盛夏7月,“双夏”期间,往年这一段时间秸秆禁烧压力最大的时期。而今年,在海曙各镇(乡)、街道,秸秆的火并没烧起来。是什么原因管住了这把火?近日,记者踏访田间地头,欣喜地发现,不仅秸秆禁烧、机械还田等理念已深入人心,更重要的是,秸秆慢慢的开始变废为宝,随着综合利用率的提高,开始产生效益

  “以往,农户们都忙着双抢,没工夫处理秸秆。不少农户选择一烧了之。”区农林水利局相关负责人口中的“双抢”,说的是就是“双夏”--农户在夏季抢收早稻2至4天后便开始抢种晚稻。由于间隔时间短,若是将早稻秸秆自然还田,秸秆腐化产生的有毒物质难以被土壤净化,影响夏季作物生长。

  7月19日上午,记者来到古林镇茂新村时,只见当地种粮大户朱欢长正在田头查看早稻的收割状况。这位承包了2000多亩农田的种粮大户和记者说,合作社专门购置了6台田间灭茬机:“要用半喂入,稻草割掉,留下20公分长,再用秸秆灭茬机割一遍,割稻之前稻种洒下去,割后洒也可以,然后灭茬机割一遍,开沟开好就行了。”

  由于灭茬机能使稻根及秸秆有效地破碎,方便晚稻等作物栽植,因此今年早稻收割期间,“粮人粮机”配备的田间灭茬机,深受当地种植户的欢迎。古林镇农办主任陈奇雄说:“一方面作为小麦的覆盖物,第二方面能减少秸秆的焚烧,提高秸秆的综合利用、还田,培肥田力。根据上几年试验示范数据看,晚稻的产量略有上升,同时,对于田力的水平也有显而易见的提升。”

  在海曙,不单单是种粮大户,普通农户也成了“机械化”的弄潮儿。“这种新型收割机的好处是可实现厘米级的粉碎效果,粉碎后的秸秆直接还田。”7月19日下午,记者在茂新村农户项如军的60余亩早稻田里看到,一头齐冉冉的早稻被收割机“吞”进肚子,另一头出来的都是粉碎成约5厘米长的秸秆小段。项如军介绍,自己早稻田里的秸秆全部选用了这种机械化粉碎还田方式,“这样的形式相比人工更加省时省力。”

  “因为对机械化插秧有影响,从长远看,机械化粉碎还田将是首选。”朱欢长认为,与传统的堆沤还田相比,这样的形式不会占用农民的田地,也不需要费劳力收集搬运秸秆。

  但从成本角度看,带有机械粉碎的收割机收费要高不少,每亩差价在50元左右。精明的朱欢长在心里算了一笔账:普通收割机收割后,会留下长度20厘米左右的秸秆,需要派人工捡拾到一起堆沤还田或者交给回收企业,每亩成本增加20元左右;达到“厘米级”的秸秆还田后可直接做肥料用,每亩可省出14元左右肥料;机器在粉碎秸秆的同时也能顺便把田里的草除掉,在除草上又省出十几元,“算下来,还是用这种新型秸秆粉碎机划算。”

  “快速腐熟剂对减少早稻秸秆焚烧现象效果非常明显,却不适宜在晚稻等夏季作物上推广应用。”业内的人表示,夏季作物秸秆产量大,返田总量有限。

  直接还田的秸秆有限,剩下的秸秆怎么办?每年春节,洞桥镇宣裴村的雷笋基地里,农户们都会把成捆成捆已经打包的稻草秸秆翻运到雷笋地,随手把捆包的绳子一剪,将捆包往前一推,顺顺当当地在竹林下铺就了一层厚厚的稻草秸秆,然后再覆盖上一层砻糠。就这样妥妥的,雷竹林下仿佛盖上了一条厚厚的棉被,农户们等着鲜嫩的雷笋冒尖了。

  每年晚稻收割后,洞桥镇宁锋粮机专业合作社将机械捆绑收集的晚稻秸秆用于雷笋生产的覆盖料,同时改进了传统的雷笋砻糠覆盖栽培技术。随手挖一株雷笋出来,该雷笋不仅个大鲜嫩,拿在手里还能明显感受到暖暖的余温。

  据测算,一亩竹笋地,可以消纳(利用)15亩左右的晚稻秸秆;仅洞桥镇,其2000亩雷竹林就可消化近3万亩的稻草秸秆。雷笋生产砻糠稻草覆盖栽培技术的推广应用,有望成为促进海曙秸秆综合利用的又一新途径。

  “减少秸秆焚烧,关键是要釜底抽薪,做到无秸秆可烧。”区农办有关负责人指出,要从源头上扼制秸秆焚烧,还需在秸秆回收利用方面下功夫。为此,海曙在今年的“三农一号文件”中就精确指出,要建立农作物秸秆综合利用体系,推进农业“清洁化生产、减量化投入、资源化利用”,到2020年秸秆综合利用率达到90%。

  E-mail: 联系方式 联系地址:海曙区县前街61号(1-1115室)


相关产品/ RELATED PRODU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