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兵回忆●进犯赵县城冲击郭炭块 惊现《亮剑》电视剧傍边的桥段!

时间: 2024-02-01 来源:木材剥皮机

产品详情

  1945年8月15日,日本屈服。8月20日上午,驻赵县日军一个中队加一个小队撤回石家庄,留守赵县城的是以伪军喽罗郭炭块为首的1000余人的敌伪装备。他们据守险峻,回绝缴械屈服,试图等候收编。我冀中军分区和冀中行署决议解放赵县县城。

  当年,参与解放赵县县城战役的是我冀中六分区八路军部队,其间,71团为主攻部队。该团参谋长丁龙潜同志生前从前撰写过一册内部版的《丁龙潜战例选集》,其间有一个独立华章,写的便是解放赵县县城的战役经过。

  丁龙潜,无极县武家庄人,原名刘明让。1937年卢沟桥事故后,正在正定中学读书的他解甲归田,参与革命。2015年10月25日,丁龙潜同志在北京病逝,享年95岁。

  赵县县城守敌一个联队部带一、三两个大队和一个直属中队,共有战役人员800余人,加上伪县署、警察局、造枪厂人员,合计千余人。伪军实权人物、副联队长郭炭块是一个闻名的老土匪头子,十分反抗。

  军分区决议:我71团为攻城主攻部队,从县城北面攻城,登城成功后进城消灭城内敌人。72团为助攻部队,从县城南面攻城,登城成功后合作71团消灭城内敌人。81团坐落新寨店村内,其使命一是戒备栾城县城和石家庄来援之敌,二是围歼新寨店据点之敌。赵县的三个区小队坐落杨扈,戒备宁晋县城之敌。栾城县大队坐落沿河(应当系冶河之误),戒备石家庄之敌。藁城县大队坐落梅花镇,戒备藁城县城之敌。

  1945年8月23日晚,阴有小雨,大地一片乌黑,伸手不见掌。我团从建团地大东平、南营按作战方案沿农田小路向赵县县城含蓄行进。

  穿过泥泞农田,跳过护城河,突击队长王来福同志(闻名战役英雄,十多天后在解放藁城县城的战役中献身)带领榜首连突击队,忽然从北门至东北角之间登城成功,然后以手榴弹开路,经过15分钟剧烈拼杀,拿下了北门城楼。

  保镳连在榜首连东侧登城成功后,向东北角矮堡(两米高的堡垒)建议了强烈进犯,经过10分钟拼杀,全俘一个班的守敌。

  第四连估计在北门至西北角之间登城,因为天太黑又下着蒙蒙细雨,在接敌运动中,梯子组稍一中止就和突击队失掉了联络。没有梯子怎么办?第三班副班长权凌雁同志把枪一背,如同学会了飞檐走壁,手抓城墙上的黄草,脚踩城墙的小斜坡,硬是爬上了城墙,后边突击队的战友们也跟着一个个往上爬。不一会儿,黄草被拔掉了,城墙斜坡被登滑了,突击队员们都滑溜下来了,延误了一些时刻。

  找到云梯后,丁参谋长指令第四连持续登城。第四连突击登城后强烈进犯西北角矮堡守敌,手榴弹向敌炮击,两挺轻机枪向敌扫射,打得西北角周围乌烟瘴气,敌人确定失利后,先交出了15支步枪。

  权凌雁端着打完子弹上刺刀的步枪进入矮堡内,从一个旮旯的两条破裤子下面把一挺轻机枪找了出来,嘴里嘟噜嘟噜不断地骂着,19个敌人全被生擒活捉。

  第四连登城成功后,依据作战方案,政治处原怀静副主任(无正主任)带领第四连沿城墙进犯西门城楼,与反扑过来的伪第七中队浴血激战于西门城楼至西北角矮堡之间,拼杀一个小时,终将敌人击退。

  榜首连占据北门城楼后,团指挥所即移到了北门城楼上,指令榜首营进城攫取北门内的居民区。

  其时,赵县县城面积很大,北门内有百余户居民,这些居民的农田菜地与城内富贵区相隔。

  伪副联队长、老土匪头子郭炭块亲身指挥三个中队八面威风地反扑过来,声称“二鬼子”的第八中队打先锋。伪八中队多数是土匪身世,杀人不见血,铁杆奸细,卖国求荣,甘为鬼子效能。这个中队以6挺轻机枪扫射开路,光着肩膀一股殊死杀气哇哇叫着冲了过来。

  这时,阴雨下个不断,雨水迷眼并浸透了衣服,下面是乱泥水地。当敌人间隔我三四十米时,我以200余枚手榴弹向敌群投去,爆炸声登时震慑着全城。敌人从来就没遇到过这样强烈的冲击。这时,我第三营也从南北大街路东迂回围住敌人。榜首连有几个勇士高喊:“脱掉湿衣裳,和敌人拼啊!”我们哗啦一下把沾在身上的湿衣服甩掉,和敌人喋血拼杀在一起,杀声惊天动地。

  经过45分钟的鏖战,敌人的尸身和枪械丢掉街巷,我榜首营终将敌人击退并占据了北门内居民区。

  我榜首营猛追窜逃之敌,于23日上午9时,跳过200米农田菜地,悉数进入城内的中心富贵区,逼近了敌县公署、联队部。随即,展开了剧烈的街巷抢夺战。

  因为22日晚72团在南城墙上未能打破登城,23日11时军分区指挥所决议:72团从我71团的打破口北门入城,顶替我团榜首营阵地,让我团稍作歇息,比及傍晚时,我团再对敌人建议总进犯。

  不料,就在72团顶替我团阵地不久,居然被敌人的张狂反扑给赶到了郊外。在这有被敌人把我军悉数反击出城的风险情况下,我团由歇息状况主动投入战役状况。榜首、三营从北门内的居民区重新开始进攻,榜首营在南北大街(含)以西;第三营在南北大街(不含)以东;第二营的第五、六连沿西城墙内居民区由北向南;第四连在城墙上由北向南进犯西城门楼;保镳连在东城墙上由北向南进犯东城门楼。全团“全面开花”,禁绝任何营、连呈现疏忽。白云峰团长、肖泽西政委在北门城楼上全面指挥,丁龙潜参谋长带领榜首营直扑敌人的指挥中心敌联队部。

  抢夺战役拼杀得反常严重、剧烈。打掉敌人反扑72团成功的嚣张气焰,需求我团做出极大尽力。也是因为我团勇士们有压倒敌人的气势和敌人吃不消我团的手榴弹炮击,经过与敌人一家一户的喋血拼杀,血战到17时,我榜首营又把敌人追过200米农田菜地,进入了城内中心区。敌人集中军力火力向我榜首营张狂反扑,剧烈拼杀搏斗一个半小时,又将张狂反扑之敌击退。

  此刻,烽火全城横飞。西门城楼、东门城楼之敌全面紧急,敌人是爹死娘嫁人,谁也顾不了谁。经过激战,第二营占据了西门城楼和西门内30户居民区;第三营占据了十字街口和邻近10余户居民民房;保镳连占据了东门城楼。20时,敌人阻挠不住榜首营的锋利进攻,安排军力火力向西门围住,激战、血拼一个小时,被我第二营击退。22时,敌人安排军力火力,试图经过十字街口往南出南门逃跑,又遭我第三营堵击退回。24日清晨2时,郭炭块带着残兵败将,趁着大雨,踏着脚深稀泥,穿行冷巷,从城西南角的72团防区跳城逃跑了。

  24日晨,赵县县城宣告解放。赵县县城攻坚战役,共毙俘敌500余人,缉获了大批。

  24日晨,赵县县城邻近的藁城、新寨店、新河村三个还乡团炮楼,在我军军事冲击和政治攻势下,相继缴枪屈服。

  解放赵县的冀中军区71团是在抗战成功前夕,依据冀中军区司令员杨成武、政委林铁指令,原冀中军区31区域队、44区域队和赵县支队的四个中队以及束(鹿)冀(县)大队的两个中队合计1700余人于1945年8月13日在赵县大东平村合编而成。

  赵县县城解放当日早上7时,经研究决议,白云峰团长、肖泽西政委带领一部向西追击赵县残敌和宁晋县逃敌;丁龙潜参谋长带领一部扫清赵县栾城线时许,丁龙潜参谋长率部武力处理苏村据点一个中队的守敌。25日上午,围住新寨店村据点,丁龙潜参谋长只身深入虎穴,兵不血刃便强逼200余守敌缴械屈服。

  月5日,71团解放藁城县城。就在他们预备乘胜霸占栾城县城时,忽然接到北上指令,进军东北。抵达东北后,71团活泼于冀察热辽区域(其时东北分南满、北满、冀察热辽三大区)。回来搜狐,检查更加多


相关产品/ RELATED PRODUC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