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国生物质能发电装机连续四年位居世界第一——基于生物质的新生态能源系统正在建成

时间: 2024-02-13 来源:木材剥皮机

产品详情

  “生物质能作为全球公认的具有零碳属性的可再次生产的能源,未来前景广阔。”在4月17日北京召开的第四届全球生物质能创新发展高峰论坛上,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王大鹏说,我国生物质能利用已初步形成了以发电为主,生物天然气、清洁供暖等

  根据论坛上发布的《中国生物质能产业高质量发展年鉴2023》,到2022年底,我国生物质能发电装机容量累计达4132万千瓦,已连续四年位居世界第一;规模化生物天然气产量逐步扩大,目前年产约3亿立方米;生物质清洁供暖面积超过3亿平方米,生物质成型燃料年利用量约2000万吨。

  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教授倪维斗说,生物质是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建立基于生物质的新型生态能源系统,是实现“双碳”目标的核心。

  中国工程院院士、国家能源咨询专家委员会副主任杜祥琬说,生物质能是唯一可实现发电、非电利用多种形式,以固体、液体、气体多种形态对能源作出贡献的非化石能源。生物质能是能够给大家提供稳定、连续供应的能源,在某些特定的程度上弥补太阳能、风能供能不稳定的波动,具备电力调峰作用。

  我国生物质资源年产生量巨大,超过35亿吨,最重要的包含农作物秸秆、畜禽粪污、林业废弃物、生活垃圾等多种资源。《3060零碳生物质能发展潜力蓝皮书》显示,当前我国生物质能的开发潜力约4.6亿吨标煤,目前实际转化为能源的不足0.6亿吨标煤,占比较小。

  “我国每年还有数亿吨的农村废弃物未能得到一定效果利用,在野外废弃或被填埋产生甲烷等,对环境造成污染。”倪维斗说,如将农村废弃物通过能源化利用、肥料化利用,既能实现污染物和碳减排,又能获得木炭产品,成为高品质燃料,用作垃圾、污水处理的高效吸附剂,增加农业有机肥供给等。

  生物质能利用率为何较低?中国农业大学生物质工程中心教授程序说,主体问题是生物质在原料特性上存在先天性的单位体积内的包含的能量低,原料收、集、运困难,效率低下,成本较高等。

  为解决以上问题,近年来,我国在生物质能原料培育和利用技术方面作了诸多创新,取得明显成效。倪维斗说,比如通过基因改良培育出新一代芦竹,其每年的生长量是热带森林的5倍、玉米秸秆的7倍、稻草的15倍以上,热值接近动力煤。“这种芦竹在降雨量每年500毫米以上地区的荒坡、滩涂、盐碱地等都可种植,还能吸收重金属。一年的生长期吸收二氧化碳,是优质碳汇,冬天把它割掉就成为优质的生物质燃料。”倪维斗说。

  据《中国生物质能产业高质量发展年鉴2023》,目前,我国已初步建立了生物质发电、供热、厌氧发酵及成型燃料加工等关键装备技术体系。杜祥琬说,生物质能固体成型燃料技术、液体燃料技术、气化技术、发电等都可替代燃煤利用,通过生物质制造有机化学品,还可替代化石原料制造,推动生物基经济发展。

  当前,多个促进生物质能产业高质量发展的政策正在研究推进中,比如将生物质能发电纳入绿电范围、参与调峰等电力辅助服务。生态环境部应对气候变化司司长李高说,在全国碳市场制度设计中应考虑对生物质能发展给予支持,鼓励把合乎条件的生物质能项目开发为温室气体自愿减排项目,促进更多金融机构为生物质能项目提供优惠金融服务等。


相关产品/ RELATED PRODUCTS